首担电影男主,《南方车站》或成胡歌转型之作?

        时间:2019.12.06 来源:1905电影网 作者:文小佳儿


        1905电影网专稿 “登山登顶了,只有下去才能登更高的山,希望我这次对自己的挑战能够对得起观众的期待”——演员胡歌



        电影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于12月6日上映,作为半年前唯一一部入围第72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华语电影,刁亦男桂纶镁廖凡折桂柏林金熊奖后的再次合作,同时也是胡歌演绎生涯首次担纲大银幕男主角的作品,其期待值不言而喻。


        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入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


        电影全片采用武汉方言拍摄,霓虹灯影、雨夜的逃亡、逼仄的小巷、动物园的枪战、踩着夜光鞋跳舞的便衣警察、疲于奔命的逃犯、身份不明的陪泳女……在视听语言和场面调度上将风格化做到了极致。


        夜晚的动物园


        脚踩夜光鞋跳舞的人群


        电影今年5月份在戛纳电影节首映时,昆汀就曾评价影片:“我喜欢,我真的入戏了,我第一次看完,情绪有点消极,不过第二天更喜欢这部电影了。”



        和之前在电视剧中塑造的古装剧男神或银幕偶像等角色不同,此次胡歌在电影中首次担当主角,一人的戏份就占据了8成左右,此次演出可以说是胡歌严格意义的大银幕转型之作。



        胡歌在影片中饰演一位飞车党罪犯周泽农,刚从监狱里被放出来就随之卷进另一起暴力争斗地盘事件,在一起枪战中意外杀死一名警察,成为逃犯,被重金悬赏追捕,随之,各色人物循着血迹登场。



        影片伊始,通过周泽农和刘爱爱的谈话拼凑起事件经过,并交代各自的身份背景。周泽农躲在柱子后面,悄悄观察周围环境,一把透明雨伞入画,刘爱爱现身。一个是在逃罪犯,另一个则是陪泳女,两位生活在社会边缘的底层“透明人”至此相遇。



        巧合的是周泽农的手腕上纹有一枚鸽子的图标,刘爱爱的挎包链上也有一个鸽子的图案。大众视野所不曾触及到的两人,内心都有着对于自由的渴望。


        为了抓捕罪犯周泽农,便衣民警在“三不管”地带中的野鹅塘展开枪战,动物园中的动物在静谧的夜色中被惊醒。



        导演刁亦男擅长使用动物来表达人性,无论是前作《白日焰火》中的那匹马,还是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中的动物园,动物在某种情况下就是角色内心的映射。



        周泽农和刘爱爱联手设局“搏命换赏金”,民警在野鹅塘进行抓捕活动,周泽农也如同待捕的动物一般。自知自己逃脱不了的宿命,向死而生,只为将警方悬赏的30万留给离别5年的妻子和孩子,弥补内心的歉疚。



        “他五年没回家了,但在知晓自己的命运后,他用36个小时给内心、家庭作了解答,完成了对自我和人生的最后一块拼图。”饰演周泽农的胡歌谈到自己对角色的理解时这样说。


        刁亦男将镜头调度和色彩构图运用到了极致,观看影片是一场极大的视觉盛宴。无论是在宾馆和猫眼谈判时的霓虹灯、周泽农骑摩托车上演的雨夜逃亡,还是和刘爱爱在野鹅塘上漂游的浪漫情愫,都极易将观众带入情境中。



        但影片叙事节奏太拖沓、剧情不足以支撑长达113分钟的片长。黄觉在其中客串的闫哥和桂纶镁饰演的刘爱爱有一小段对手戏,但似乎并不怎么影响剧情的本来走向,也并非叙事的关键人物。


        作为一部黑色犯罪类型片,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有着华语电影少见的独特暴力美学视听。胡歌作为首次担大银幕男主的演员,在这部影片中的演技有了一个新的提升。成为一个角色,是一个从外到内的过程。“我以前古装剧拍太多了,容易在动作上暴露出套路的痕迹,所以我几乎每天都在练习。”



        在饰演周泽农的过程中,正如导演刁亦男所评价的,他给自己的未来打开了一扇门。



        如果把演员比喻成水的话,他是可以变成任何形状的。“我希望我在温度高的时候可以变成水蒸气,我可以升到天上,然后遇到冷空气我又可以凝结成水,我又可以在回到大地,可以滋润土地,可以让种子发芽。”



        大雨,车站,野鹅塘,“追与逃”的故事已开场。一起去影院,见证一个不一样的大银幕演员胡~


        文/文小佳儿